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經濟財經 > 《偉大的博弈》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一章 “人類本性墮落的大陰溝”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偉大的博弈》 作者/編者:約翰·戈登[美]

第一章 “人類本性墮落的大陰溝”更新時間:2018-09-29

 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紐約,發源于北美殖民地的一個小小的貿易前站,在其獨一無二的地理優勢和荷蘭裔移民的冒險精神的催化下,它逐步成長為一個繁榮的都市。華爾街也正是從這里起步,走向世界舞臺。然而在美國開國元勛杰斐遜的眼里,紐約卻一直是"人類本性墮落的大陰溝"……

第一章 “人類本性墮落的大陰溝”(1653--1789)

* 你也許不會想到,紐約最終成為一座世界性的商業都市和金融中心,竟然與17世紀荷蘭的"郁金香泡沫"有一種無法分割的必然聯系。

* 作為人類歷史上有記載的最早的投機活動,荷蘭的"郁金香泡沫"昭示了此后人類社會的一切投機活動,尤其是金融投機活動中的各種要素和環節:對財富的狂熱追求、羊群效應、理性的完全喪失、泡沫的最終破滅和千百萬人的傾家蕩產。但是,人們往往只看到"郁金香泡沫"投機狂熱的破壞性,卻忽視了荷蘭人可貴的商業氣質和商業文化。荷蘭人也在這次人類早期的投機活動中發明了最早的投機技術,這些技術在以后的歷史中被反復應用,投機者們沉溺其中,樂此不疲。當荷蘭人和其他歐洲人一起飄洋過海來到北美洲這片新大陸時,他們將他們的商業精神帶到了紐約-紐約最初的名字叫做新阿姆斯特丹,這個名字再清楚不過地喻示,在新大陸的各個殖民地中,紐約最好地繼承了荷蘭人的商業精神,包括他們的投機文化。除了紐約自身的地理條件外,這種至今仍滲透在紐約大街小巷每一個角落的商業精神或許是推動紐約成長為世界大都市和金融中心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 在新大陸的第一次金融投機活動是針對當時原始的貨幣-貝殼串珠所進行的投機,這次金融投機揭開了北美350年的金融史-同時也是350年的金融投機史的序幕。

* 在這個階段,兩位歷史人物開始登場,他們同是美國的開國元勛,一位是漢密爾頓,另一位是杰斐遜。他們不同的理念和他們之間的斗爭對美國這個當時還處于襁褓中的新生國家的發展路徑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也影響了華爾街的未來。漢密爾頓扶持和鼓勵商業活動,強調政府在建立金融體系和維護經濟秩序中的積極作用。而杰斐遜則憎惡投機,他把紐約稱為"人類本性墮落的大陰溝"。在此后綿延數百年的北美金融史中在每一個重大事件中,你都會看到他們各自的追隨者們在捍衛著這兩種不同的理念,在這些人的身上,你依稀可以看到漢密爾頓和杰斐遜的影子。

* 時任聯邦政府財政部長的漢密爾頓發行了美國獨立戰爭后的新國債,并建立了紐約銀行。

除了具有無數其他鮮明特色之外,紐約還有一點與眾不同,那就是,它是美國惟一曾經被圍墻包圍起來的大城市。

到1650年,在新阿姆斯特丹(Nieuw Amsterdam)建立后不到30年,這個港口變得非常繁榮,它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最優良的天然海港之一,同時也是荷蘭人對外貿易的前站,它的繁榮使得在新英格蘭的英國殖民者對它垂涎三尺。1652年爆發的首次英荷大戰更是威脅著新阿姆斯特丹的未來。

這塊殖民地的荷蘭統治者,彼得·斯特文森 ①市長,曾經是一名軍人并習慣以軍人的方式思考問題,由于擔心新英格蘭會從陸路進攻,彼得決定在城市的北部建立一道防御城墻。他從當地的商人手中借了6 000荷蘭盾,并命令每一個有勞動能力的人都要幫助建造城墻。墻用圓木建成,每根圓木長約16英尺(約5米,3英尺約合1米),其中1/4埋于地下,頂部被削尖。該墻東起珍珠街(那時的海岸線),西至今天的三一教堂,全長2 340英尺(約713米)。教堂的西側近鄰哈德遜河畔 ② 陡峭的懸崖,是一道天然的屏障。城墻設有兩個大門,一個建在東河口,是船只卸貨的地方;另一個建在與百老匯街的交口,是向北的主要陸地通道。

當彼得將修筑城墻的預算單呈給剛剛建立的市政委員會(成立于1653年2月2日)要求其撥款時,委員會猶豫不決。那些剛被任命的自以為是的委員們認為筑墻的費用應由該殖民地的所有者-荷蘭西印度公司(Dutch West India Company)負擔,而不應由市政委員會支付。直到彼得同意上繳酒稅作為補償后,委員會才批準了市長筑墻的預算。但是就像那個時代的很多軍人一樣,彼得在制訂新阿姆斯特丹的防御方案時忘掉了將海上的威脅考慮進來。當英國人最終在1664年攻打該城時,他們并沒有如彼得所擔心(并嚴加防備)的那樣從北部的陸地發起進攻,相反,一支英國艦隊從南邊駛向這個港口,將全城置于炮火之下,從火力上完全壓倒了新阿姆斯特丹城堡的守軍。

彼得絲毫不為所動,準備誓死保衛該城。但是城里的商人,包括他自己的兒子,卻不是這樣想的。他們聯名寫了一份請愿書,懇求市長開門投降,以免城堡和他們的財富都在炮火中毀于一旦。猶豫再三之后,彼得最終同意了他們的請愿。第二天,他所深愛著的新阿姆斯特丹被命名為新約克郡(New York)-簡稱紐約,以此作為獻給約克公爵[Duke ofYork,英王查理二世(King Charles Ⅱ)的弟弟及繼承人]的生日禮物。彼得留在了紐約,一直生活在遠離城市的北方莊園里,直到1672年去世。他的莊園南北貫穿今天的第5街到第17街,東西橫跨公園大道到東河,這個巨大的莊園足以使他的后裔到19世紀還依然富有。而那道城墻,此時已毫無意義,它很快就被荒廢了,并于1698年被拆除。這一年,最早的三一教堂開始修建,它就建于該墻的西端。即使那道墻能保留到今天,它也不過是歷史的一個微不足道的腳注。但是緊接著墻后的一塊30米長的空地被保留下來用于軍隊調動,不允許建造任何建筑。隨著交通逐步成為曼哈頓的一個難題時(直到今天,在紐約,交通依然是個難題),這塊空地很快不可避免地被改建成一個十字街口,而這條街也不可避免地被命名為"墻街"①,也就是華爾街。這條小小的街道,得益于另外一個和荷蘭有關的紐約傳統,將從這里起步,最終成為世界上最著名的通衢之一。

這個傳統就是紐約繼承的荷蘭人的商業精神。早在17世紀初期,荷蘭人就發明了現代資本主義制度。盡管資本主義制度的許多基本概念最早出現在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但是荷蘭人,尤其是阿姆斯特丹的市民是現代資本主義制度的真正創造者。他們將銀行、股票交易所、信用、保險,以及有限責任公司有機地統一成一個相互貫通的金融和商業體系。由此帶來的爆炸式的財富增長,使荷蘭這個小國迅速成為了歐洲的強國之一。

荷蘭人發明了最早的操縱股市的技術,例如賣空(short-selling,指賣出自己并不擁有的股票,希冀在股價下跌后購回以賺取差價),賣空襲擊(bear raid,指內部人合謀賣空股票,直到其他股票擁有者恐慌并全部賣出自己的股票,導致股價下跌,內部人得以低價購回股票以平倉來獲利),對敲(syndicate,指一群合謀者在他們之間對倒股票來操縱股價),以及逼空股票(corner,也稱殺空或坐莊某一支股票,或囤積某一種商品,指個人或集團秘密買斷某種股票或商品的全部流通供應量,逼迫任何需要購買這種股票或商品的其他買家不得不在被操縱的價位上購買)。

同樣也是在荷蘭,曾經爆發了"郁金香狂熱",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記載的金融泡沫。16世紀中期,郁金香從土耳其被引入西歐,不久,人們開始對這種植物產生了狂熱。到17世紀初期,一些珍品賣到了不同尋常的高價,而富人們也競相在他們的花園中展示最新和最稀有的品種。到17世紀30年代初期,這一時尚導致了一場經典的投機狂熱。人們購買郁金香已經不再是為了其內在的價值或作觀賞之用,而是期望其價格能無限上漲并因此獲利(這種總是期望有人會愿意出價更高的想法,長期以來被稱為投資的博傻理論)。

1635年,一種叫Childer的郁金香品種單株賣到了1 615弗羅林(florins,荷蘭貨幣單位)。如果你想搞清楚這樣一筆錢在17世紀早期荷蘭的經濟中是什么價值,你只需要知道4頭公牛(與一輛拖車等值),只要花480弗羅林,而1 000磅(約454公斤)奶酪也只需120弗羅林??墒?,郁金香的價格還是繼續上漲,第二年,一株稀有品種的郁金香(當時的荷蘭全境只有兩株)以4 600弗羅林的價格售出,除此以外,購買者還需要額外支付一輛嶄新的馬車、兩匹灰馬和一套完整的馬具。

但是,所有的金融泡沫正如它們在現實世界中的名稱所喻示的一樣脆弱,當人們意識到這種投機并不創造財富,而只是轉移財富時,總有人會清醒過來,這個時候,郁金香泡沫就該破滅了。在某個時刻,當某個無名小卒賣出郁金香-或者更有勇氣些,賣空郁金香時,其他人就會跟從,很快,賣出的狂熱將與此前購買的狂熱不相上下。于是,價格崩潰了,成千上萬的人在這個萬劫不復的大崩潰中傾家蕩產。

正是在歷史上創造出如此局面的一群人在北美洲哈德遜河口建立了這塊小小的殖民地,從一開始,這塊殖民地就有別于那個時期在北美洲東海岸建立起來的其他殖民地。新英格蘭的清教徒(Puritan)、賓夕法尼亞的教友派教徒(Quakers)、馬里蘭的天主教徒(Catholics),都是到這個新大陸來頂禮膜拜他們所選擇的上帝的。對這些殖民者來說,他們每到一地所能想到的,也是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山丘上修筑一個金碧輝煌的城市,建立一個其虔誠和美德為別人所追隨的首善之區。

可是當荷蘭人在他們新的-可以說是全新的殖民地開始經營的時候,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賺錢。他們如此全神貫注地追逐財富,以至于在17年內都沒有建造一座合乎體統的教堂。當最終修建了一座教堂時,他們將它命名為圣尼古拉教堂(St. Nicholas),從此圣誕老人(Santa Claus)成為了紐約不太為人關注的守護神 ①。

紐約這種獨特的文化淵源和氣質,使得它一開始就與其他殖民領地的關系很緊張。即使隨后紐約向北的擴張止于市政公園旁的圣保羅教堂,極其憎惡紐約的托馬斯·杰斐遜 ②,也還是把紐約稱作"人類本性墮落的大陰溝"。這種緊張關系即使到了今天也依稀存在。對美國的其他地方而言,紐約經常是邪惡與危險的象征。而對紐約人來說,這個國家的其他地方充斥著自命不凡的衛道士,并且,最要命的是,他們都裝模作樣,非常無聊。

剛開始,荷蘭人非常成功。許多新的殖民地是由合資公司來建立的,這些合資公司是為了建立殖民地而專門成立的。很快,所有這些公司都破產了,而他們建立的殖民地被王室接管。但是荷蘭西印度公司卻經營良好,它通過蔗糖和奴隸貿易大發橫財。公司只花了兩萬荷蘭盾建立了新阿姆斯特丹這塊殖民地,而從新阿姆斯特丹運回的第一船皮毛就價值4.5萬荷蘭盾,投資的回報率是125%。

荷蘭西印度公司的暴利時代并沒有持續多久,這主要歸功于往往是無能的政府-紐約從它的荷蘭祖先繼承下來的一個不夠幸運的遺產,但是殖民地的居民卻比該公司的命運好得多。新阿姆斯特丹,這塊由已經學會一心經商與和平共處(Live-and-let-live)的荷蘭人建立起來的純商業領地,很快具備了一個世界性都市的特質。當斯特文森-一個荷蘭改革教堂(Dutch Reform Church)的虔誠會員,試圖將定居在新阿姆斯特丹的猶太人和教友派信徒驅除出境的時候,西印度公司明白無誤地告訴他不要多管閑事,于是猶太人和教友派信徒便留了下來。17世紀40年代,一個法國牧師來到這個人口不到1 000的小鎮時,發現街上的人說著18種以上的語言,他們都是來賺錢的。很快,除了皮毛,各種各樣的物品,例如面粉、奴隸、木材和無數其他商品,都在曼哈頓進行交易。而這里的商人,已經和北歐的市場密不可分了。很快他們又開始在地中海、西印度甚至印度洋等更大的范圍內尋找買低賣高的機會。

因此,當該城市被英國人接管時,紐約的市民們仍舊保持著他們一貫的那種只對金錢有興趣的傳統,因此也就很快適應了英國的統治和法律。到了今天,除了一些荷蘭語地名,比如說布魯克林(Brooklyn),一些荷蘭語單詞,如小甜餅(Cookie),以及一些荷蘭語人名,如羅斯福(Roosevelt)等等以外,荷蘭人在哈德遜河畔40年的歷史似乎沒有留下什么痕跡。當然,這樣說也不完全正確,因為他們留下了他們的商業精神。

今天,在紐約這個超級大都市的深處,那個小小的、吵吵嚷嚷的、每個人都忙著做生意的新阿姆斯特丹的影子還無處不在,正如在每個人身上都可以依稀看到他的孩提時代。而賺錢-不論是光明正大地還是不擇手段地,依然是這個城市的至愛。

* * *

這種商業精神早在1666年就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了,那是在英國人取得控制后的第二年,弗雷德里克·菲利普斯(Frederick Philipse)通過囤積貝殼串珠(北美印第安人用作貨幣和裝飾品)策劃了北美洲歷史上第一場金融操縱案。

菲利普斯1626年出生于荷蘭,并于1647年隨其父遷到新阿姆斯特丹,曾是木工學徒的他參與過建造斯特文森下令修建的城墻。但是菲利普斯從事木匠行業并不很久,相反,他選擇了一條通向財富的捷徑:和一個有錢的寡婦結婚。用妻子的財力武裝起來的他開始和當地的印第安人、西印度群島人,以及荷蘭人交易各種各樣的商品。很快他就表現出了對市場的卓越感覺。

那時印第安人生產的皮毛是當地殖民地經濟中最賺錢的商品,但他們不愿意皮毛的購買者付給他們金幣或銀幣。這些金幣或銀幣,盡管被歐洲人視為至寶,但由于印第安人對它們一無所知,因此認為它們一錢不值。相反,印第安人要求歐洲人用"真正的錢"-貝殼串珠來支付。貝殼串珠通常是用復雜的方式將蚌殼中的小珠串起來,北美東部的河流與湖泊盛產這種蚌。

1650年,6顆白色珠子或者3顆黑色珠子值1個斯圖弗(Stuiver,荷蘭貨幣單位,相當于現代荷蘭盾的1/20,也和荷蘭5分鎳幣相當)。對荷蘭商人來說,不幸的是,通貨膨脹開始了。到1659年,16顆白色珠子才值1個斯圖弗。這給當地的經濟帶來了嚴重的破壞,不僅皮毛的價格因為通貨膨脹而一路飆升,而且,因為貝殼串珠被當地的殖民者和印第安人用來進行日常交易,所以,日常交易也變得一片混亂。彼得·斯特文森試圖用政府通常采用的方法-價格控制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他也得到了這種方法通常得到的結果:價格控制被市場忽略不計。這時候菲利普斯開始買進貝殼串珠,并囤積起來。實際上,他把貝殼串珠裝在桶里埋在地下。幾周之內,他就控制了串珠市場,成功地抬高了價格。到1666年3顆白串珠就相當于1個斯圖弗。

中央銀行的概念直到17世紀末期才形成[英格蘭銀行(Bank of England)于1694年建立]??墒欠评账乖缭诖饲?0多年就通過控制貨幣供應,實際上起到了中央銀行的作用,當然,在這一過程中,他也毫無疑問地獲得了可觀的利潤。他隨后成為紐約最富有的市民,又和第二位有錢的寡婦結了婚,他從事貿易的范圍遠達東印度群島和馬達加斯加。至于貝殼串珠,一直到美國獨立戰爭前還被當成一種常用貨幣。后來,有一種可以廉價仿制貝殼串珠的機器被發明出來,將貝殼串珠的價值徹底摧毀。

這種一心經商與和平共存的生活態度并沒有讓紐約變得易于管理,過去如此,現在也如此。它的市民以愛鬧事著稱,紐約市民曾經絞死過州長雅各布·雷斯勒(Jacob Leisler),這在北美殖民地是絕無僅有的事。1651年首次通過的《航海條例》(The Navigation Acts)確保北美殖民地完全為英國的利益服務。這個條例禁止在北美發展大部分制造業,并要求外來商品必須經由英國控制的港口運輸(因此也必須繳納英國關稅)。但是這個法案的執行力度從一開始就強弱不一,在實際生活中,人們或者通過行賄,或者通過偷偷在紐約港無數的小港灣和出??谛敦泚硖颖荜P稅。于是,這塊殖民地日漸繁榮起來。

到斯特文森的城墻被拆除的時候,曼哈頓已經有4 937人(根據北美洲的首次人口普查結果)。大部分人居住在該島的南端,華爾街那時還儼然是曼哈頓的北城 ①。隨著在寬街和華爾街交界處建立起三一教堂和在1 700年建立起第二座市政大廳,曼哈頓島的西端成為了一個高級住宅區。

那時,只有在華爾街的東端,靠近珍珠街的岸邊,才是華爾街的商業區。首先在這里定期大規模進行的商業活動是奴隸交易。紐約州是第一個有大量奴隸的北方殖民地(1698年,奴隸占到曼哈頓人口的14%),同時也是一個奴隸交易中心,奴隸從這里被運往南方的弗吉尼亞和卡羅萊納。

殖民者發現小麥能在哈德遜河流域生長,于是谷物與皮毛、奴隸一樣也成了紐約的經濟支柱。大部分谷物被加工成面粉和餅干,出口到西印度群島以換取糖漿和朗姆酒。面粉對紐約的經濟如此重要,以至于這個城市的市徽上就有一個面粉桶和一只海貍。紐約也出口鯨魚油和煙草到英格蘭,以換取在殖民地不能生產的商品。

紐約成為一個繁忙的港口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紐約港優越的自然條件無與倫比,它有長達數英里的海岸線,水位很深,很容易通過納羅斯海峽 ① 進入廣闊的外海。此外,新澤西的兩條河拉里坦河和哈肯賽克河、紐約的哈德遜河和長島海峽像漏斗一樣將無數船只匯向紐約。1699年,總督貝雷蒙特爵士(Lord Bellomont)將紐約稱為"美洲發展最快的城市",不過這種說法多少有一點夸張。在17世紀和18世紀,出海的船只仍然很小,它們可以利用紐約地區其他很多小海港,如長島上的牡蠣小港和南安普敦港,還有哈德遜河上的小鎮,如彼克斯基,這些小鎮如今已經沒有人再把它們當港口了。

此外,費城在1680年建立后沒多久,就擁有了比紐約更多的人口,并且成為了富庶的賓夕法尼亞領地惟一的港口。同時,波士頓是人口稠密的新英格蘭地區的港口,查爾斯頓② 港口也靠出口大量的大米和靛藍(一種染料)而繁榮。因此到殖民時代的后期,紐約人盡管在商業上野心勃勃,但紐約在殖民地所有的港口中只排名第四。1770年,費城進口商品4.7萬噸,波士頓進口了3.8萬噸,查爾斯頓進口了2.8萬噸,而紐約那一年僅僅進口了2.5萬噸商品。

盡管此時紐約已經成為一個商業逐漸繁榮的活躍港口,但它還不是一個金融市場。在18世紀,北美殖民經濟呈現飛躍式發展(這也就是為什么英國政府極欲對它征稅的原因,這引發了一系列事件并最終引爆了美國獨立戰爭)。此時,北美的這塊殖民地出口的生鐵占世界的1/7,它擁有世界上第二大商業船隊,僅次于英國。但是,從很多方面看,它還是一個粗糙的經濟體。此時的殖民地還沒有銀行,因為英國政府禁止在殖民地設立銀行。同樣,這里也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貨幣供應,只有貝殼串珠在一些地區作為貨幣流通。

在殖民地很難見到英格蘭銀行發行的紙幣,也很少有任何英國的鑄幣流通。相反,所謂的貨幣供應實際上是一個大雜燴,包括其他國家的硬幣、殖民政府發行的紙幣,以及一些臨時被用作貨幣的東西,例如煙草公司的收條-這在殖民地南部地區廣泛使用。最常見的鑄幣是西班牙的里亞爾銀幣(Spanish real),經常被切成兩塊、四塊、八塊來找零錢。這就是為什么直到今天,紐約股票交易所還是以一美元的1/8為最小單位來報價,而不是1/10。

紐約作為主要港口和商業中心的地位被獨立戰爭徹底毀掉。在戰爭期間,紐約是惟一被敵軍占領長達7年之久的城市(的確,在現代戰爭史上還沒有什么別的城市被敵軍占領這么長的時間)。那些愛國商人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拋家舍業離開紐約。而那些留下來繼續和英國人做生意的親英商人,則在美國人1783年11月25日(該日隨后成為紐約一個主要節日)重新收復紐約時被逐出了紐約。

紐約在物質上和商業實力上的損失同樣慘重。在英軍占領期間,兩場大火席卷了紐約城。第一場發生在1776年9月21日,大火從寬街的東端燒起,毫無遮攔地燃燒到曼哈頓島的西端,將大約1/3的繁華地區燒成一片廢墟。無數的商業建筑被燒毀,同時被毀的還有493幢房子和第一座三一教堂,其在此后的15年內都是一片黑色的廢墟。第二場大火發生于1778年8月3日,燒毀了在克魯格斯碼頭(東河邊繁華的商業區)64幢以上的大樓。

總的來看,在獨立戰爭的動蕩中,紐約的人口減少了一多半,國民生產總值(盡管那時還沒有這樣一種統計方法)也至少損失了一半。而一旦戰爭結束,英國人離開后,紐約就以令人吃驚的速度迅速恢復。隨著老居民重歸家園,其寬松的專心經商的社會氛圍也吸引了很多新居民,僅僅用了4年的時間,紐約的人口就恢復到戰前的水平。新英格蘭地區的人們也離開他們的小鎮,源源不斷地遷徙到開放的紐約,而不是乏味而自滿的波士頓。1790年,首次全美范圍的人口普查表明,紐約的人口已經超過了費城。

這些新遷徙來的人們繼承了紐約作為一個移民城市的傳統,直到今天也是如此。但是18世紀紐約移民中最著名的人物已于更早一些的時候(1772年)來到了紐約-他就是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他對紐約后來成為商業和金融中心產生了最深遠的影響。

* * *

在美國的開國元勛當中,漢密爾頓在許多方面是獨一無二的。只有他一個人不是在美國本土出生,而是在英屬西印度群島的內維斯島出生。而且,除了那時已經備受世人尊敬的本杰明·富蘭克林 ① 外,他是另外一個出生于平民之家的顯要人物。事實上,用約翰·亞當斯 ② 也許并不完全準確但卻令人難忘的話來說,漢密爾頓是個"蘇格蘭小販的私生子"。漢密爾頓確實是一個私生子,但他的父親并不是一個小販,而是一個無能的小商人。作為凱布斯克斯 ③ 領主的小兒子,漢密爾頓父親的家族比亞當斯的家族要久遠和顯赫得多。但是漢密爾頓的父親很快就遺棄了他的情婦和她的兩個兒子,于是漢密爾頓的母親只好在圣克羅伊-當時屬于丹麥維爾京群島的一部分-開了一個小店養家糊口。

漢密爾頓在9歲的時候就開始為一個叫尼古拉斯·克魯格(Nicholas Cruger)的紐約商人工作,他在圣克羅伊經營了一個商棧。漢密爾頓極高的天分和遠大的理想給克魯格留下了異常深刻的印象。當克魯格因為健康原因返回紐約時,他讓年僅13歲的漢密爾頓管理他的商棧。兩年后,他資助漢密爾頓前往紐約,漢密爾頓在那度過了一生。

漢密爾頓在國王學院(現在的哥倫比亞大學)學習法律,并在獨立戰爭期間成為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的幕僚。當華盛頓成了美國總統時,他請漢密爾頓擔任財政部長,處理好新聯邦政府最緊迫的問題:混亂的財務狀況。漢密爾頓很快做到了,并且是在令人吃驚的極短的時間內做到的。

當時大陸會議 ① 能從法國和荷蘭借款,并從這些國家購買武器,但它卻不能在國內發行足夠的國債來籌資以支援戰爭。他們沒有辦法,只有求助于硬性貸款,簽發借據強制征用各種物資,并發行"不兌現紙幣"②,也就是所謂的大陸法幣。這種"不兌現紙幣"之所以成為錢僅僅是因為政府說它是錢而已,像所有的"不兌現紙幣"一樣,大陸法幣也引發了嚴重的通貨膨脹。在短短的幾年內,國會不得不將以前發行的紙幣重新定值-只有原有面值的2.5%。100多年以來,"一個大陸法幣都不值"③ 成了美國詞匯中的常用語。

即使在戰爭期間(那時紐約仍被英軍占領),在紐約也存在對國債、借據以及大陸法幣的投機活動。投機商在咖啡屋[這種地方曾產生過許多金融機構,包括倫敦證券交易所和勞合社(Lloyd誷)]拍賣各種證券,但這些活動只是零星和非正式的,并沒有引起人們注意。但是當漢密爾頓按照新的憲法重鑄國家的金融架構時,如何監管這些對證券進行的投機活動成為了當時美國重大的政治問題之一。

漢密爾頓試圖做三件事情:第一,他尋求建立一個完善的聯邦稅收體系,以保證國家有一個穩定的財政來源(在此前的聯邦體例下,聯邦政府沒有征稅的權力,只能被迫向各個州要錢);第二,他想用美國政府信用作為擔保,以優厚的條件發行新的債券,去償還舊的國債(包括國內的和國外的),以及戰爭期間幾個州的債務;最后,他想按照英格蘭銀行的模式建立中央銀行,來代替政府管理財政并監管國家的貨幣供應。

但是一批政治家追隨他們著名的領袖杰斐遜,極力反對漢密爾頓,很快他們就被稱作杰斐遜主義者。杰斐遜主義者認為那些以低價買進舊債券和其他票據的人是投機者,不能允許他們兌換新券來獲利,只有初始的債券擁有者才應該獲得盈利。但在實際操作中,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因為要確定誰是這些債券最初的持有者,會耗費大量的時間,而且幾乎是不可能的。

漢密爾頓這一償債法案最終在國會得以通過,但是也經過了一番激烈的討價還價,例如,為了讓杰斐遜主義者接受償還國債的方案,漢密爾頓不得不作出讓步,使紐約失去了成為新聯邦首都的機會(當然我們無法知道,如果紐約不僅是這個國家的商業、文化和金融中心,同時也是這個國家的政治中心的話,歷史將如何演進。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如果紐約成為首都,那么美國,包括紐約,會和今天完全不同)。

一旦漢密爾頓的計劃開始實施,它便對新生的美國的經濟產生了非凡而迅速的影響。但是漢密爾頓的政治對手對他的敵意改變了美國的發展格局。事實上,整個美國政治史基本上可以被看作是漢密爾頓主義者和杰斐遜主義者之間的一場曠日持久的斗爭。由于華爾街成為了美國的金融中心,在很大程度上,華爾街一直被杰斐遜主義者及其后來的追隨者-從安德魯·杰克遜 ①、威廉·詹寧斯·布賴恩 ② 到拉爾夫·納德(Ralph Nader)-認為是漢密爾頓"錯誤政策"的標志。不過那是后來的事情。在18世紀90年代,重要的是,漢密爾頓的計劃直接帶來了美國經濟的繁榮。18世紀80年代的美國處于金融混亂之中,有點像今天的俄羅斯,但是到了1794年,美國已經在歐洲市場獲得了最高的信用等級,它的債券能夠以10%的溢價出售。塔列朗(Talleyrand,他很快成為了法蘭西的外交部長,但此刻正在北美流亡)解釋了這一現象。他說,這些新債券是"安全的,而且不會下跌。它們以非常穩健的方式在市場發行,而這個國家的經濟正以一日千里的速度在發展,沒有人會懷疑它的償付能力"。

到18世紀90年代,盡管費城的發展速度遠遠低于紐約,但它依然是那時美國的金融中心。美國的第一家銀行-北美銀行(Bank of North America),是在費城成立的;美國的第一家股票交易所-費城股票交易所(Philadelphia Stock Exchange),在1790年成立。在此后的10年內,費城將仍然是美國的首都,而華盛頓那時尚在建設之中,因此,漢密爾頓的中央銀行-合眾國銀行(Bank of United States,也譯作美國國家銀行),也于1791年在費城成立。但是,漢密爾頓的計劃實施之后,紐約的各種金融活動也大大活躍起來,而且,紐約成為金融中心的各種要素已經具備。紐約的商業迅速發展,人口也急劇增長。整個國家和紐約地區的經濟都蒸蒸日上,商人們對信貸、保險和其他金融服務的需求日漸增長。漢密爾頓在1784年成立了紐約的第一家銀行-紐約銀行(Bank of New York)。按照漢密爾頓的計劃,美國建立起了一個信譽良好的、統一的貨幣供應體系,幣值不再像以前那樣變化無常。那些熟悉金融和風險的市場投機者和經紀人們開始躍躍欲試,尋求賺錢的機會。這些人已經準備好,他們愿意也能夠為一個金融市場的發展提供其所需要的流動性。此時的紐約,已經為那些繼承了他們荷蘭先人各種投機技巧的最大膽和最狡詐的紐約人,做好了大發橫財的一切準備。

于是,一座城市,一條街道,和它們注定的命運走到了一起。同一時代的西方和東方 ①

在這個時代……

1620年 英國清教徒移民乘坐"五月花"號輪船漂洋過海,到達北美洲普利茅斯。

1636年 荷蘭出現"郁金香泡沫"。

1664年 新阿姆斯特丹被命名為新約克郡-簡稱紐約。

1666年 弗雷德里克·菲利普斯通過囤積貝殼串珠策劃了北美洲歷史上第一場金融操縱案。

1775年 獨立戰爭爆發。

1776年 美國發表《獨立宣言》。

1787年 制憲會議在費城召開,草擬了新憲法。

1789年 美國聯邦政府成立,喬治·華盛頓就任第一屆美國總統。

也在這個時代……

1368年~1644年 中國明朝。明朝中后期,資本主義萌芽在江南開始出現。

1644年 李自成滅明,建立大順政權。同年,清軍入關。

1662~1798年 中國清朝康乾盛世,中國為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

1784年 美國商船"中國皇后"號抵達中國的廣州進行絲茶貿易,中美關系由此開始。

資本市場從誕生的第一天起,就充滿了爭議。來到股市的形形色色的人物,有普普通通的投資者,也有惡意操縱市場的莊家。和此后數百年中的無數政府精英一樣,漢密爾頓絞盡腦汁,試圖尋找到一條"區分好人與惡棍的界線"……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国际股票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