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
當前位置:首頁 > 經濟財經 > 《偉大的博弈》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七章 "面對他們的對手,多頭們得意洋洋"(1869--1873)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偉大的博弈》 作者/編者:約翰·戈登[美]

第七章 "面對他們的對手,多頭們得意洋洋"(1869--1873)更新時間:2018-09-29

* 華爾街新生代投機家古爾德和菲斯科在這個時期的所作所為是前無古人,也是后無來者的:他們試圖操縱黃金市場。

* 剛剛結束南北戰爭后的美國,還沒有實施金本位制 ,金幣和綠鈔同時可以流通,但是由于"劣幣驅除良幣",人們很自然地選擇使用劣幣--綠鈔 ,而黃金幾乎立刻從流通領域徹底消失。而在紐約的黃金交易室里,黃金的投機活動正如火如荼。在當時的黃金市場上,只需要交納少量保證金就可以購買數額很大的黃金,這種杠桿效應使得黃金投機成為了最危險,但同時也是回報最為豐厚的投機活動。古爾德的計劃是買斷紐約黃金市場的所有黃金供應。如果他能成功,那么,所有黃金的購買者,尤其是那些為實現套期保值而賣空黃金的國際貿易商,將在絕望中眼睜睜地看著古爾德操縱的黃金價格飆升到天價而無能為力。

* 為了實現這個美妙的計劃,古爾德必須要保證做到一件事情:避免聯邦政府的干預。如果聯邦政府覺察到他的操縱計劃而決定干預黃金市場的話,那么,政府國庫中儲存的大量黃金就可以隨時進入市場,黃金價格將會一落千丈,古爾德的計劃也就會被徹底粉碎。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編造了一張關系網,設法結識了當時的總統格蘭特,并使這位南北戰爭中的英雄,但對金融卻一竅不通的總統相信:政府應該讓黃金市場自由運行而不得進行任何干預。

* 萬事俱備之后,古爾德和菲斯科開始了他們的囤積操作,他們成功地控制了數倍于紐約黃金供應量的黃金合同,黃金的價格扶搖直上。古爾德和菲斯科與他們的對手的殊死搏斗吸引了從波士頓到舊金山所有美國人的關注,因為古爾德集團正在囤積的東西不是普通的證券或其他商品,而是黃金--全世界通行的法定貨幣,財富本身的象征。

* 如夢初醒的格蘭特總統最終意識到自己被古爾德徹底愚弄了,他下令干涉黃金市場,但是,他的命令來得晚了--這場金融噩夢卻剛剛以戲劇性的方式結束了。(盡管,我們在下一章將會看到,格蘭特的個人金融噩夢還沒有開始)。在給美國經濟和華爾街帶來巨大混亂的同時,這場黃金恐慌迫使美國的政策制訂者意識到,只要存在黃金綠鈔復本位制 ,那么,黃金價格的投機就具有無法阻擋的誘惑。在這場黃金囤積案的十年后,美國最終回歸到金本位制。

* 黃金投機戰后三年,陷于一場復雜感情糾葛中的菲斯科,也以一種戲劇性的方式結束了他的生命。隨著華爾街新生代投機家離開歷史舞臺,一直是華爾街標志的西部拓荒式的野蠻色彩也開始漸漸褪去。第二年,在南北戰爭中為聯邦政府成功發行債券的銀行家庫克陷入了嚴重的財務危機中,直接引發了一次波及歐洲市場的美國股市大崩潰,從而徹底結束了南北戰爭后美國這一短暫的經濟和股市繁榮期。

由于當時黃金在世界金融市場的地位,如同太陽系中的太陽,所以在1869年9月份古爾德和菲斯科在紐約市場上主導的黃金投機案無疑是華爾街歷史上最大膽的一幕。即使在當時,華爾街上最苛刻的批評家也無不佩服他們的膽量。"在所有的金融投機中,"亨利·亞當斯在1871年寫道,"操縱黃金市場是最輝煌的,但也是最危險的,也許正是這種輝煌和危險,使得古爾德先生對其極為著迷。"

在中世紀,黃金是世界上每一個大國的法定貨幣。從1812年開始,英格蘭銀行就采用了金本位制,而大不列顛王國此時正處在鼎盛時期。當時,英國的GDP占全世界的1/4,這個份額比現在美國在全世界GDP中所占的比重還要稍高一些,英國同時還主宰著世界貿易。英國在世界金融市場中的主導地位決定了英鎊和先令是國際貿易的基準貨幣,英格蘭銀行實際上充當了世界中央銀行的角色。

但是,由于南北戰爭的影響,美國此時還沒有實施金本位制。盡管隨著1865年北方軍隊的勝利,綠鈔和黃金之間的價差已經大大減少,但還沒有完全消除。而且,在美國法律中,有一條關于綠鈔的條款含煳不清,它就像在戰場上一顆還沒有引爆的炸彈,時時刻刻都有爆炸的危險。1862年,美國第一次發行綠鈔時,國會通過的法案中有一個條款規定流通中的綠鈔與黃金等值。但是立法者很快就發現,根據"劣幣驅逐良幣"的格雷欣法則,這一條款導致了黃金立刻從流通領域中消失,它們被悄悄地藏進了千家萬戶的床墊下和保險箱里。

國會很快廢除了這一條款,但他們并沒有廢除另外一項條款,那項條款規定:對于那些必須用黃金履約的合同,也可以用等價的綠鈔來履行。這項條款在實際生活中是根本做不到的,所以,對于這樣一個條款,從來都無人理睬,但它的存在卻構成了古爾德操縱計劃的第一個前提。

到1869年時,在黃金交易室里進行的黃金交易已經達到了平均每天7 000萬美元的交易量,而且大部分是投機性的。事實上,由于只有很少的保證金要求,在黃金交易室里進行黃金投機操作,比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更有可能使人在幾分鐘之內暴富或者一貧如洗。

第二年,當詹姆斯·J·加菲爾德(James J. Garfield,他后來成為美國總統)領導一個國會委員會負責調查已經過去了的黃金恐慌時,黃金兌換銀行的查爾斯·J·奧斯本(Charles J. Osborne)作證說:"只要有1 000美元,一個人就可以買價值500萬美元的黃金合同。"而古爾德的估計比這稍微保守一點,他認為10萬美元能夠買到價值2 000萬美元的黃金合同。身為伊利鐵路總裁的古爾德手上掌管著遠遠超過10萬美元的現金,他也估計紐約市場上在任何時點都沒有價值2 000萬美元的真實黃金供應。當他第二年在國會作證時,他的估計是:市場上有大約價值1 400萬美元的黃金券(gold certificate)和300萬~400萬美元的金幣。

市場上真正的黃金供應量的稀缺也是古爾德敢于大膽實施他的計劃的另一個前提。而第三個前提是,雖然黃金交易室里進行黃金交易的都是投機商,但黃金也在每天重要的商業活動中用作支付手段。黃金是國際貿易中的支付手段,貿易商們向海外出口的商品是以黃金收款的。在貿易合同簽訂和黃金交割之間有一個時間差,如果在這段時間中,黃金相對于綠鈔的價格下跌,那么貿易商就會蒙受由此帶來的損失。為了防止這樣的損失發生,出口商習慣性地在黃金交易室賣空他們未來將要收取的等值黃金。這樣的話,如果黃金價格下跌,他們就可以用在黃金賣空操作中獲得的利潤來彌補因合同而造成的損失,反之亦然,這就叫套期保值,而套期保值也正是所有商品市場最主要的功能。盡管這些國際貿易的大商人擁有的財產遠遠多于那些在黃金交易室進行投機的烏合之眾,并且他們都是社會名流,但是他們在古爾德這樣的江洋大盜面前還是有點不堪一擊。

古爾德看到了他的機會并決定抓住它。只要用相對來說很少的錢,他就可以買到價值超過整個紐約市場上黃金總量的黃金合同。將要敗在他手下的人中,有很多是紐約市最大的貿易商,他們由于商業的原因不得不在市場上賣空黃金-如果古爾德的計劃成功,他們將被擠壓得很慘。那些古爾德在黃金交易室里簽定的黃金合同-盡管指明要用黃金交割,但在法律上都沒有強制力 ①。而如果事情的進展并沒有按照古爾德計劃的那樣順利的話,在必要的時候,古爾德可以很輕松地就拒絕用黃金支付。菲斯科在晚些時候參與到古爾德的計劃中,用他的話說,他們的這次行動,"除了聲譽,什么也丟不了"。

當然,他們還有一個大問題:聯邦國庫中儲藏著超過美國整個國家一半的黃金,僅僅在華爾街的分庫中就儲藏著價值100萬美元的隨時可以動用的黃金。因此任何想壟斷黃金的企圖都會隨著華盛頓一份電報的來臨而被擊得粉碎。為了確保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古爾德必須買通美國政府,要保證它最起碼要"友善地"不采取任何行動。

雖然古爾德不認識格蘭特總統,但是他要安排一次與總統的會面是很容易的。古爾德精心培育了與埃布爾·拉什伯恩·科爾賓(Abel Rathbone Corbin)的友誼,后者既是投機商也是律師,在前一年剛剛迎娶了格蘭特總統已近中年仍待字閨中的妹妹,于是理所當然地成為總統家族的一名準成員。為了保證科爾賓的忠誠,古爾德給科爾賓買了面值150萬美元的黃金合同,而沒有要他出一分錢。這就意味著只要黃金價格每上漲一美元,科爾賓就可以在沒有任何風險的情況下坐收1.5萬美元。(當然這樣一份合同也沒有花古爾德多少錢,因為他可以通過支付很少的保證金購得)??茽栙e立刻爽快地接受了古爾德的饋贈,只是要求把這筆黃金記在他妻子的名下。

在早夏時節,總統和他妻子前往馬薩諸塞州的福爾里弗,他們途經紐約時,古爾德在科爾賓的寓所見到了總統,并護送總統到碼頭,在那里停泊著總統去福爾里弗將要乘坐的蒸汽船。這艘船的主人就是菲斯科,他正在那里等著他們。古爾德、菲斯科和紐約的其他幾個商人,陪同總統一起前往福爾里弗。在途中,古爾德想方設法想從總統嘴里套出他關于黃金市場的看法,但是總統似乎并不是很樂意合作。在整個夏季旅行中,古爾德幾次都設法出現在總統的身邊,有一次是在一座劇院-一座菲斯科擁有的劇院里,他成功地使他不離總統左右的形象被廣泛地注意到。

當紐約財政總管助理的職位出現空缺的時候,古爾德和科爾賓設法說服總統,讓他任命丹尼爾·巴特菲爾德(Daniel Butterfield)將軍擔任了這個職位。財政總管助理管理著聯邦國庫的紐約分庫,任何賣出黃金的指令都必須由他親自下達。在這個職位上有一個聽命于古爾德的人對他計劃的成功至關重要。

巴特菲爾德家族擁有巴特菲爾德快遞公司,這是美國運通公司的前身。他參加過南北戰爭,并且獲得了國會榮譽獎章,他也因為譜寫了軍隊的熄燈號曲而留名至今,他的雕像現在還依然屹立在紐約的河濱大道,毗鄰格蘭特的墳墓。在巴特菲爾德剛上任不久,古爾德就給了他一筆1萬美元不需要抵押的貸款,而且給他開了個不需要支付保證金的黃金賬戶。

古爾德和他的集團整個夏季都在購買黃金,夏季過去之后,農作物被出口到國外,商人們開始在黃金交易室賣空黃金來進行套期保值。在這種賣空的壓力下,在7月27日還高達140美元的黃金價格在8月21日已經跌到了131.625美元。古爾德置若罔聞,繼續增倉,編織他的陷阱。他還設法讓《紐約時報》刊登一篇科爾賓寫的評論,讀上去似乎是一條官方將要允許黃金價格自由上漲的聲明。9月2日,當格蘭特和他的妻子在從紐波特前往薩拉托加的途中再次經過紐約的時候,科爾賓和總統共進早餐,他又一次讓總統相信政府不應該干預黃金的價格。格蘭特總統是一個非常誠實,但有時也有點幼稚的人,他答應科爾賓,沒有他的指示,財政部不能進行任何非常規的黃金出售。

而總統并不知道,古爾德躲在大廳的后面偷聽了餐桌上的這次談話。

到9月中,古爾德集團已經持有了價值超過9 000萬美元的黃金合同,只要財政部不售出它的黃金,這個數目是紐約市場上黃金供應的數倍。古爾德,正如我們在前面所看到的,是一個公共關系的大師,此時他開始散布流言,讓人們相信整個華盛頓都參與到了這樁交易中。第二年,黃金交易室仲裁委員會(這個委員會負責仲裁黃金交易室里的各種爭端)的主席在作證時說道:"進行黃金市場操縱的投機商與華盛頓官方的每個人都建立了很好的關系,上至格蘭特總統,下至國會山的守門人,這是一件婦孺皆知的事。"從這里我們也可以看出,在當時的美國,腐敗是多么徹底,"美國政府也是黃金囤積陰謀的參與者"這樣的流言能夠輕易地被大眾接受。

到9月15號,黃金的價格已經漲到了138美元,這時候,那些不得不因此而交納更多保證金的賣空者感到萬分痛苦。古爾德擔心,這些實力雄厚的人可能會影響財政部長喬治·S·鮑特韋爾(George S. Boutwell),讓他下令賣出財政部的黃金來降低黃金價格。在一次罕見的誤判中,古爾德做過了頭。他讓科爾賓給他的總統姐夫寫信,再次詳細闡述了為什么要讓市場決定黃金的價格(在當時的情況下,也就是讓古爾德來決定黃金的價格)。

古爾德讓他的私人信使把信送到了當時正在華盛頓和賓夕法尼亞州附近度假的總統手里。在當時,從紐約到達那里需要一天的旅程。非常天真的總統甚至是乘坐著古爾德給他提供的伊利火車專列前去度假的。信使把信件交給了經常隨同總統的軍務大臣賀瑞斯·波特將軍(General Horace Porter),然后由他遞給了總統??偨y看完信后說,他沒有回信。好奇的波特將軍問總統這個信使是誰,總統愣了一下,他沒有意識到這是一位從紐約來的專程送信的信使,他以為這個人是當地的一名郵差,只是想抓住這個送郵件的機會見見他而已。

但是,當波特明白無誤地告訴總統,信使是專程從紐約遠道而來的時候,格蘭特終于恍然大悟,他被科爾賓愚弄了。因為他知道科爾賓絕不可能雇用一個私人信使長途跋涉來遞送這樣一篇關于經濟學的陳詞濫調的演講稿??偨y夫人此時正在給科爾賓夫人寫信,總統立刻讓他的夫人在信中寫道:"告訴你的丈夫,我的丈夫對他的投機買賣非常憤怒,他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停止這一切。"

而此時的古爾德,剛剛收到了信使發來的電報:"信已送達,一切正常。"于是,他認為一切都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了,并說服菲斯科積極地參與到這個投機操作中來。他并不是需要菲斯科的錢,而是需要他天才的表演能力。從一開始,菲斯科就認為這項投機操作太危險了,所以他一直謹慎小心,未敢貿然進入。當古爾德使他確信總統也參與其中以后,"他立刻就加入了行動之中",正如第二年加菲爾德在眾議院的聽證會后所描述的那樣,"菲斯科的巨大影響力和有煽動性的狂熱給投機活動火上澆油。當菲斯科沖進黃金交易室公然挑釁華爾街和財政部的時候,他帶給華爾街的惡毒影響可與羅馬政客和陰謀家凱蒂林 ① 帶給放任的羅馬青年的毒害媲美。"

根據菲斯科事后的證詞(盡管我們可以肯定這不能作為非??煽康臍v史資料),到那周結束的時候,他已經持有了價值5 000萬~6 000萬美元的黃金合同,并且還組織了他自己單獨的經紀人團隊,在必要時這些經紀人可以立刻為他效力。持續買進的效果已初步顯露,9月20日,星期一,黃金價格為137.375美元。第二天微漲到了137.5美元。但是,星期三,當菲斯科第一次出現在黃金交易室里的時候,黃金價格立刻就暴漲到141.5美元。

這天下午,科爾賓的妻子收到了總統夫人的來信。對于科爾賓來說,他所有的資本就是他和總統的親戚關系。這一下,他被嚇壞了,想退出古爾德的行動。古爾德許諾給他10萬美元,要他緘口不言,不把這封信的內容透露出去。夾在總統和古爾德兩個實力人物之間的科爾賓束手無策。但古爾德意識到這場游戲已經結束,他現在必須以最快速度收尾。

此時的菲斯科還在通過他的鼓動和公開購買行動來推動黃金價格的上漲,而古爾德已經悄悄售出他的黃金了。但是,一些原來比較謹慎的賣空商(包括了華爾街上幾乎所有的經紀行),這時已經支撐不住,他們開始購買黃金,準備平倉,所以黃金價格依然上漲到了143.375美元。黃金交易量激增。一般情況下,黃金交易量只有7 000萬美元,但在9月23日,星期三,這一天,黃金兌換銀行的黃金清算量超過了2.39億美元。

第二天清晨,早在黃金交易室10點開盤之前,紐約的金融區就已經熙熙攘攘了。古爾德和菲斯科在他們的經紀行威廉奚斯公司設有一個指揮點。當市場開盤的時候,菲斯科指示他的主要經紀人買下市場上所有售出的黃金。10點半,巴特菲爾德將軍電告華盛頓黃金價格已經達到了150美元,而且還在繼續攀升。黃金交易室里擠滿了狂熱的人群,第二天的《先驅報》報道說:"這里是兩個賭博集團的一場殊死搏斗,他們的大腦在飛速地轉動,不停策劃著各種陰謀,他們冷酷無情,貪心在極度地膨脹。金子,金子,金子,喊聲一片。"

擠滿了越來越絕望的人們的黃金交易室,就像是充滿喊叫聲的瘋人院。像時鐘一樣指示每時每刻黃金價格的指針,神經質似地上下顫動,力圖跟上黃金價格的變化,而在這個國家大大小小的其他城市里,許多黃金價格指示器的指針都失靈了。加菲爾德解釋說:"這些指針是由與黃金交易室連接的電報線中的電流通過復雜的裝置推動的。很顯然,這種時候,電報報務員們忙不迭地發送市場消息,使得這些電線因超載而溶化或被燒斷。"

在遙遠的城市里,從波士頓到舊金山,商人們停止了所有的商業活動,聚集在黃金價格指示器前。在瘋狂的兩個小時里,黃金交易室里的交易幾乎是整個國家惟一的金融活動。貨幣本身被操縱-古爾德和他的同伙正在試圖壟斷的不是豬肉,不是大麥,也不是棉花,而是黃金,全世界通行的法定貨幣,財富的象征。

一個親眼目睹了當時景象的人,幾年以后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百老匯大街上"到處都擠滿了人,他們衣冠不整,有的衣服上沒有了領子,有的帽子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他們瘋狂地沖到大街上,仿佛精神病院失去了控制。人們大喊、尖叫,搓著雙手無能為力,而黃金價格穩步上升。"

11點半,巴特菲爾德給華盛頓拍電報,報告說黃金價格已經漲到了158美元,一群賣空投機商奔向威廉奚斯公司的辦公室,想趕在黃金價格進一步上漲之前平倉。

著名的華爾街詩人斯特德曼,在他的詩中記述了這段異乎尋常的歷史,在所有關于華爾街的詩中堪稱經典杰作。

哎呀!黃金價格是如何扶搖直上的啊,

穿過華爾街,威廉街,寬街!

美國的所有金子

都被掌握在一個巨手指揮的操縱集團之中-

它愿意支付數百萬美元,甚至更多,

它準備充當劊子手親手殺死華爾街。

在黃金交易所的地獄的上方,

不諳世事的噴泉依然有升有落

但黃金競價的聲音越來越高,越來越響,

面對他們的對手,多頭們得意洋洋。

就好像撒旦親自插手一樣,

推高黃金的價格-每一分鐘上漲百分之一。

這是華爾街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買方大恐慌,一直過著優裕生活的華爾街人突然面臨滅頂之災,因為他們賣空了一種價格似乎正在無限上漲的商品。但是,此時黃金價格繼續上漲的原因,已經不是因為市場上還有巨大的購買需求,而是因為市場上幾乎沒有賣家了。雖然古爾德和他的同伙正在盡力悄悄地出貨,但菲斯科還在虛張聲勢,制造他們還在全力買進黃金的假象。

11點40分,巴特菲爾特又給華盛頓發電,報告財政部黃金價格已經漲到了160美元。但是,此時巴特菲爾特肯定已經知道華盛頓要準備行動了,因為他的經紀人約瑟夫·塞利格曼(Joseph Seligman)已經開始賣出黃金了-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他只有得到了確鑿的內部信息才會做出這一舉動。

在這一時刻,11點40分,菲斯科的一個經紀人艾伯特·斯派爾斯(Albert Speyers)喊道,他愿以160美元的價格購買500萬美元的黃金,但是沒有人接單。他一遍又一遍地喊著他的出價,突然,詹姆斯·布朗(James Brown),一個德高望重的經紀人堅定地喊了一句:"我賣!"

那一瞬間,就像臉上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一樣,市場立刻恢復了理智,恐慌瞬間停止了-幾秒鐘內黃金價格降到了140美元。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就在此刻,巴特菲爾德被授權出售國庫價值400萬美元的黃金來阻止這場恐慌,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布朗作出這一舉動,在當時的市場情況下是冒著非??膳碌娘L險的。很顯然,是憤怒促使他這樣做的,在第二年的作證中,他說:"我們從133美元開始參與,從那時起就一直被迫付出高價,該死的價格漲到了144美元,我們不得不問自己,難道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下去嗎?難道我們就這樣無所作為而甘心被這群無恥之徒掠奪嗎?"

這一天剩下的時間里,整個華爾街就像"剛剛經過一場大火或劫難",《紐約先驅報》在第二天寫道:"一場突如其來的平靜降臨整個華爾街,因為這一天早些時候一直高聲喊叫而嗓音沙啞的經紀人們,此時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核對著自己的交易記錄,用壓低了的聲音相互交談著。每幾分鐘主持人就敲一下小錘讓大家下單,就這樣,黃金交易有條不紊地進行,那些虧欠的空頭或多頭賬戶開始平倉。"

這場黃金恐慌帶來的金融亂局可能永遠都無法理清,只是多多少少被掩蓋了起來。甚至古爾德和菲斯科到底有沒有賺錢也沒有人知道,也不可能知道,但《紐約先驅報》確信他們賺了錢,第二天它寫道:"撒旦得意洋洋地坐在骯臟的戰利品上。"直到1877年,古爾德才得以了結這場黃金恐慌所帶給他的最后一場官司,那已經是整整8年以后了。在國會聽證會上,當被問及他們賺的錢在哪里,菲斯科輕松地回答說,它們已經"化為烏有了",這句話立刻激起了所有美國人的猜測。

黃金恐慌僅僅只是買方恐慌,因此對華爾街的影響并沒有持續多久。因為那一天是星期五,所以這次黃金恐慌隨即被稱為"黑色星期五"。只有那些諸如1837年和1857年發生的賣方大恐慌才真正改變了華爾街的性質。相比于對華爾街的影響,這場恐慌對美國經濟的影響更大些。加菲爾德清楚地知道黃金恐慌是如何產生的,應該采取什么措施才能阻止它再次發生。"只要我們國家存在著法定的黃金綠鈔復本位制,"他在給國會的報告中寫道,"并且相互之間的比價可以改變的話,那么黃金投機就具有無法抗拒的誘惑。"換句話說,為了阻止"黑色星期五"卷土重來,美國就必須回到金本位制。此后,整整用了10年時間,美國才完全回歸到金本位制。如果不是古爾德給美國上了這么生動的一堂課,它無疑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完成這一回歸。

* * *

在南北戰爭的刺激下,各種需求勐增,美國經濟在戰爭期間迅速擴張,在戰后這一步伐也沒有減緩。1865年至1873年,鐵路的總長度翻了一番,鐵路的投資是原先的3倍多。小麥產量在這個期間也翻了一番。農場主和鐵路建造者是當時資金的主要需求者,所以資金成本的上升會對他們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

而且,由戰爭和大量發行綠鈔而引起的通貨膨脹此時逐步消退了,使得19世紀經濟標志性的通貨緊縮又重新抬頭了。例如,鐵路建設中最重要的材料-鋼軌的價格在戰后的8年中下降了將近14%。隨著價格和工資同時下降,生產廠商被迫擴大生產規模來保持較高的現金流量平衡。這就給美國經濟披上了一層人造繁榮的假相,而事實上經濟發展的基礎在被一點一點地侵蝕。

越來越惡劣的政治丑聞加快了經濟衰敗的速度。黃金恐慌發生后,人們普遍認為讓格蘭特政府加盟是任何商業活動成功的先決條件,而所謂的特威德 ① 集團在紐約更是營造了一種"要想辦任何事首先必須賄賂我"的氣氛,特威德是坦慕尼派俱樂部-長達一個世紀里民主黨在紐約的主要俱樂部會所的"酋長",但他本人從來未能成為20世紀前半個世紀里在很多美國城市中出現的那種勢力強大到能影響一切的城市大佬。借助天才漫畫家托馬斯·納斯特(Thomas Nast)之筆,他成為了政府腐敗的象征。臭名昭著的"特威德法院"(Tweed Courthouse)實際上就是紐約郡法院,現在依然座落在紐約市政大廳的北面,當年它的造價竟然高達1 400萬美元。只要將它和在它之前20年建成的英國議會大廈稍作比較,我們就可以清楚地知道這其中有多少資金被貪污了。作為當時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強大國家 ① 的議會大廈-威斯敏斯特宮(Palace of Westminster)恢宏壯觀,舉世無雙,占地面積達2.4公頃,造價也只有1 000萬美元。

但在當時最大的丑聞還是動產信貸公司事件 ②。1865年,聯邦政府授權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建造一條穿過中西部地區的橫跨美國大陸的鐵路線。政府將鐵路沿線數百公頃的土地作為該公司建造鐵路的補貼,這些土地未來將會因為鐵路線的通達而大幅升值。為了中飽私囊,聯合太平洋公司的管理層成立了一個建筑公司并給它起了一個時髦的法國名字-動產信貸公司,然后雇用這個公司來建設這條鐵路線。動產信貸公司向聯合太平洋鐵路瘋狂索取天價的建設費,榨干了聯合太平洋鐵路和它的股東們,而養肥了動產信貸公司的股東們,也就是聯合太平洋公司的管理層。為了確保華盛頓方面不會干涉,管理層賄賂了格蘭特政府的許多成員(甚至包括第一副總統)和國會,行賄的方式不是送給他們現金,而是在私下里給這些官員一份厚禮:允許他們"購買"動產信貸公司的股票,并用這些股票未來的巨額股息來支付。

現在,在主板 ③(Big Board,我們終于可以這樣稱唿它了,因為現在它的交易量終于使"主板"這個名字名副其實了)單只股票一天的交易量經??梢赃_到5萬股,而市場總交易量達到10萬股是司空見慣的事了。雖然此時,經紀人占主導地位的紐約股票交易所對市場有越來越大的約束力,但對于一個毫無經驗的人來說,華爾街還是一個充滿風險、動蕩不安的地方,因為巨大的財富會在分秒之間易手。有一位名叫奧爾登·斯托克韋爾(Alden Stockwell)的西部人控制了太平洋郵遞公司(Pacific Mail Steamship Company),他通過賄賂華盛頓的官員,拿到了利潤豐厚的郵遞合同,并以此大發橫財。但在短短的兩年之后,他就被杰·古爾德擊敗而一貧如洗。斯托克韋爾財富盡失,卻不失幽默。他不無幽默地向記者這樣描述他的華爾街經歷:

當我剛來到華爾街,幾百股幾百股地購買股票時,大家叫我"斯托克韋爾"。當我買的股票越來越多時,大家稱我為"斯托克韋爾先生"。到我幾千股幾千股地批量交易時,我被尊稱為"斯托克韋爾隊長"。當市場傳說我控制了太平洋郵遞公司,我被提升為"斯托克韋爾準將"。當古爾德開始攻擊我,并把我徹底擊敗,他們對我的稱唿只剩下 "那個來自西部的紅頭發的狗崽子"了。

古爾德和菲斯科依然控制著伊利鐵路,公司的總部位于西23大街的大劇院(Grand Opera House)的辦公樓里,就是在這個大劇院里,菲斯科后來上演了他的人生戲劇。1868年,紐約股票交易所實行的新規則大大限制了伊利管理層在華爾街市場上操縱伊利股票的能力,而且,此時大部分的伊利股票也已經被英國人買下了。但是古爾德和菲斯科仍然保持著伊利公司的控制權,他們的做法是,拒絕將新股東名下的股票交給他們,從而剝奪了這些股東的投票權。當然,他們豢養的法官們會確保紐約法庭永遠站在他們一邊。

同時,他們繼續與連接西部的其他主干線大打價格戰。1870年5月,范德比爾特把從布法羅到紐約市運送牛的運費從每車廂的120美元降低到100美元,接著又降到40美元。伊利鐵路也不甘示弱,在6月25日把每車廂的費用降到了純屬象征意義的1美元。無疑,范德比爾特自認為可以比伊利鐵路更能承受這種自殺性的降價,于是也如法炮制。

但當新價格開始實施之后,人們發現,范德比爾特的中央鐵路線上奔忙著運牛車,而伊利鐵路上一輛也沒有。范德比爾特很快查明了原委。原來,古爾德和菲斯科已經將布法羅牛市上所有的牛買下,然后通過幾乎是免費的中央鐵路將這些牛運輸到紐約,又發了一筆橫財。"船長"對自己如此輕易地被對手擊敗而感到恥辱和憤怒,他發誓"再也不跟這幫騙子打任何交道"。

雖然受了點小侮辱,范德比爾特這段時間過得還是很愉快。他認識了兩位出色的女士-維多利亞·伍德哈爾(Victoria Woodhull)和她的妹妹田納西·克拉芬(Tennessee Clafin)。她們的一些舉動在當時正處于維多利亞中期的美國社會激起了軒然大波,這包括出版報紙,鼓吹"唯靈論"(spiritualism),伍德哈爾甚至參與競選美國總統。范德比爾特新近喪偶,他向美麗的田納西·克拉芬求婚,但因為田納西有一個名存實亡的丈夫而不能接受。她長期無視他的存在,甚至從來沒有覺得有離婚的必要-無疑她為此感到非常遺憾。

當維多利亞·伍德哈爾向"船長"求助,向他貸款在華爾街上開辦一間經紀行時,極具幽默感(這一點鮮為人知)的范德比爾特很爽快地答應了。在今天,我們很難想像當維多利亞時代的人們聽到女經紀人這個名詞的時候,該是多么震驚和難以接受。在那個時代,很少有女性從事諸如法律和醫生這樣的職業,即使有也是寥寥無幾,而華爾街更被認為是一個硝煙彌漫的戰場,根本不適合女性參與。

姐妹倆在寬街44號開了間經紀行,生意看來很興隆,這得益于"船長",也得益于媒體的關注-他們實在無法想像女人買賣股票和債券是怎么回事。這為姐妹倆帶來的游客多于顧客,以至于她們不得不在辦公室門口貼了一個啟事,上面寫道:"如果你來談業務,請進;否則,閑人免進。"但克拉芬姐妹畢竟不是真正的女權改革先鋒,她們很快就對華爾街上日復一日單調不變的事務感到厭倦。她們的業務被華爾街上其他的經紀商看成一場笑話,實際情況也基本如此。這個經紀行最終沒能在1873年的大恐慌中生存下來,而女性第一次在紐約股票交易所擁有一個席位是在100年之后。

詹姆斯·菲斯科開始因為參與到華爾街以外的一些活動而受到公眾的關注。他曾經擔任紐約民兵第九團的陸軍上尉,他出錢為他們(當然也包括他自己)制作了漂亮的新軍服和最好的黃銅鑲邊。他也在一些重大事件中有出色的表現,在芝加哥1871年大火之后,他組織了一次當時主要的救援活動,他派遣一輛火車把救災物資運送到這個剛剛被洗劫過的城市,并下令伊利鐵路的所有其他車輛為這輛專列讓道。當時全美國的人都被這一行為深深打動。

但最讓菲斯科出名的事還是他的戀愛事件,或許這是菲斯科惟一一次不情愿的出名。雖然菲斯科當時已經結婚,而且以一個特有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成功的婚姻,但大部分時間他和他的妻子分居兩地。他在紐約有套豪宅,毗鄰他在大劇院的辦公樓,而他的妻子則住在他為她在波士頓購置的大房子中。在紐約,人們經??梢钥吹椒扑箍婆阃利惖媒跏窃陟乓呐蓚?。對他來說,不幸的是,他愛上了其中一個名叫喬西·曼斯菲爾德(Josie Mansfield)的黑頭發的女人,她的高大身材在那個時代比現在要受歡迎得多。菲斯科被她迷得神魂顛倒,完全喪失了他平日的精明,以至于沒有看出這個女人和他在一起完全是為了他的錢。

菲斯科在大劇院的大街上給曼斯菲爾德買了套房子,很快他就搬進去與她同居了。他的妻子,一向對他的所作所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依然住在波士頓。但要命的是,曼斯菲爾德很快愛上了菲斯科的生意伙伴-埃德溫·斯托克斯(Edwin Stocks),斯托克斯風流倜儻,但有點神經質。斯托克斯家族19世紀初乘船從英國遷到美國,斯托克斯的叔叔過著非常舒適體面的生活,住在此時剛剛開始衰退的上流社區麥迪遜廣場附近。雖然斯托克斯有足夠的錢過優裕的生活,但他的家人深知他的缺陷,一直對他嚴加看護。

1870年,曼斯菲爾德命令菲斯科搬出他為她買的房子,菲斯科只好照辦。他依然很迷戀她,繼續給她支付生活費用達數月之久,希望能讓她回心轉意。與此同時,菲斯科開始調查斯托克斯侵吞他們合辦的布魯克林煉油廠款項的情況。于是,一連串的訴訟開始了,記者們全部涌到法庭上,參加無休止的聽證會。在其中的一場聽證會上,曼斯菲爾德就她和這兩個男人之間的關系作證,于是整個事件骯臟混亂的內幕在報紙上炸開了。

最后,1872年1月,斯托克斯精神崩潰了。他來到大劇院要和菲斯科面對面地解決問題,但得知菲斯科已經離開了大劇院,去拜訪一位住在中央大酒店(Grand Central Hotel)的朋友。中央大酒店位于第三街和百老匯大街的交界處,是當時紐約的購物中心。于是斯托克斯趕到了中央大酒店,而菲斯科還沒到。當菲斯科來到酒店正準備上樓的時候,斯托克斯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掏出手槍向他連射兩槍。第一顆子彈擊中了菲斯科的大肚子,菲斯科立刻從樓梯上栽了下去,但他馬上又站了起來,緊接著斯托克斯的第二顆子彈打中了他的胳膊,于是他又倒了下去。

菲斯科掙扎著站起來爬上了樓梯,酒店工作人員把他帶到了附近的會客廳,并且立刻叫來了醫生。而斯托克斯根本沒有想逃跑,他很快就被警方逮捕,并被帶到紐約市一個令人生畏的監獄,這個監獄有著一個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綽號-"墳墓"。一開始,菲斯科受的傷似乎并不是很重,但是他死后的尸體解剖表明,第一顆子彈把他的腸子打穿了4個洞,引發了腹膜炎,這在當時是致命的。

如果你想體會這樣一次刺殺在1872年產生的轟動,你不妨想像一下唐納德·特朗普 ① 在華爾道夫-阿斯托里亞酒店 ② 的大廳里被洛克菲洛家族的一名年輕成員開槍打死,會在媒體激起怎樣的軒然大波。在一個小時之內,報童們就在大街小巷高聲叫喊:"菲斯科被刺殺了!"大批人聚集在中央大酒店的外面,警察局長增派了250多名警察看護"墳墓"監獄,因為有謠言說一群下決心要絞死兇手的暴徒正在朝監獄趕來。

與此同時,經紀商涌進了位于麥迪遜廣場的第五大道酒店,很快一個非正式的伊利股票"交易會"自發形成了。雖然經紀商們"對于菲斯科在盛年之時被人冷血刺殺表示了一點同情",《紐約先驅報》報道說,但他們還是一群最冷酷無情的人,報紙引用他們中的某個人的話說,"伊利股票肯定要漲"。事實確實如他所料,星期一早晨一開市,伊利股票價格就漲到了35.25美元。

雖然經紀商們對菲斯科的悲劇表現得很冷漠,但當時的普通大眾卻不是這樣,這使得這個國家的衛道士們非常震驚,因為他們只看到了菲斯科古怪的生活方式和混亂的感情糾葛,而大眾則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人們記得他出身貧寒,但一直努力奮斗,他的成功完全是汗水換來的。"《紐約先驅報》在第二天報道說,"在通向成功的道路上,雖然他也用了不少華而不實或者半野蠻的手段,但在他靈魂深處有追求自由的信念和慷慨大方的精神,這使得他的那些缺點無關緊要了。"

事實上,在現實生活中,菲斯科總是非常大方,在伊利公司的辦公室里,總有川流不息的人群來向他請求免費乘車,或者借錢購買雜貨或煤,通常他們的要求都會得到滿足。而他那天現身于中央大酒店,正是為了去看望他的一位已故朋友年輕的遺孀和孩子,他一直在悄悄地支付他們的生活費用。

雖然菲斯科僅僅在吉爾伯特和沙利文小歌劇 ① 的演出中穿過軍服,但在紐約民兵第九團的組織下,菲斯科的葬禮是19世紀紐約市最宏大的軍隊葬禮,只有林肯和格蘭特的葬禮超過了這個規模。在葬禮隊伍行進的時候,有10萬人出來為他送行,當天夜晚,他的尸體被運送回家鄉布萊特博羅(Braffleboro)埋葬,人們三五成群,在1月凜冽的寒風中站在鐵道兩旁,默默致哀。幾年以前,他曾經慷慨地出錢把公墓用鐵欄桿圍起來,他當時開玩笑地說,他也不知道這些鐵欄桿有什么用處:"現在已經在里面的家伙,是不可能出來了,在外面的人當然也不想進去。"

菲斯科的伙伴杰·古爾德也將在那年的春天失去對伊利鐵路的控制權,主要是因為前一年夏天《紐約時報》不停地刊發特威德集團大量貪污受賄的證據,最終導致特威德集團的解散。那些一直在袒護伊利鐵路的法官現在自身難保,他們中的大部分最終還是被彈劾了。古爾德在由于他退出伊利鐵路而引起的伊利股票大幅上漲中大發橫財,這并不出人意料。在此后的日子里,他繼續在西部聯合公司、南太平洋公司和其他一些公司的運作中擴大他的財富,直到1892年因肺結核去世,享年56歲。

* * *

從南北戰爭開始到菲斯科被刺殺,這非同尋常的10年標志著華爾街作為一個主要的金融市場正式登上了世界舞臺。隨著華爾街最顯赫的大玩家突然去世,多少年來一直是華爾街標志的西部拓荒色彩也開始漸漸褪去,但是1873年的大恐慌才真正標志著這個時代的結束。

杰·庫克曾經因為幫助聯邦政府成功發行債券,為南北戰爭籌資而成為了最負盛名的銀行家。戰后,雖然他依然在美國享有很高的聲譽,但他自己的銀行-杰·庫克銀行卻沒有那么興旺。他依然在政府債券市場中擁有較大的份額,還擁有幾家鐵路的股權,其中一條叫北太平洋的鐵路是最讓他頭疼的。盡管他為了資助這條鐵路的建設已經發行了價值1億美元的債券,但是這筆錢還是在鐵路完工之前就花完了。1870年,國會通過了一項法案對這條鐵路線的建設給予額外的財政補助,并授權庫克全權代理。于是,庫克又在歐洲市場上發行了更多的債券,鐵路沿線的北達科他州甚至把它的首府命名為俾斯麥 ①,以吸引更多的德國投資者來參與這個鐵路項目。庫克試圖用他在推銷戰爭債券時的成功手法來推銷北太平洋鐵路的債券,但收效甚微。鐵路建設困難重重,大橋坍塌,路基被沖垮,到1873年初,公司已經發不出工資了,只能向工人打白條,并且公司在銀行的賬戶也已嚴重透支?!顿M城紀事》(Philadelphia Ledger)把它與18世紀初發生在英國的南海泡沫相提并論,后者是一個由騙局和期望同時構筑的金融投資計劃,它使得千家萬戶都遭受了巨大損失。

這個時候,庫克正和J·P·摩根共同承銷新發行的3億美元的政府債券,這一次他們又選擇了歐洲作為主要的市場。雖然實際的承銷費用僅僅只有15萬美元,但是承銷所得全部收入可以推遲到1873年底再交給政府。假如能夠以較快的速度售完所有的債券,他們就可以有一年的時間免費使用這筆資金。摩根,此時正和費城的一個銀行家安東尼·德雷克塞爾(Anthony Drexel)合伙經營德雷克塞爾-摩根公司(Drexel, Morgan and Company),他并不急需這筆錢,而庫克不顧一切地想拿到這筆錢。令人遺憾的是,銷售進展緩慢。(有人曾指責摩根想蓄意"摧毀"庫克,但直到今天,也沒有人知道,債券銷售進展緩慢,究竟是摩根的蓄意所為,還是市場條件所致)。

9月份,庫克最終陷入了嚴重的財務困境中。一直緊張的資金供應在秋天來臨之際接近枯竭,歐洲市場顯然對美國證券越來越沒有興趣,更多的鐵路陷入了財務困境,政府丑聞相繼爆出,這一切跡象都表明華爾街正在一步一步接近災難的邊緣。

災難最終降臨了。9月13日,星期六,凱恩-考克斯公司(Kenyon, Cox and Company,這是丹尼爾·德魯的公司)宣布破產,停止營業。第二周的星期一和星期二,恐慌還沒有發生。但是到了星期三,股市開始下跌,交易量放大,賣空行為也明顯增多。內幕人似乎正在離場,而且他們的行動似乎恰逢其時。第二天,9月18日,星期四,上午11點鐘,庫克在紐約的合作伙伴范斯托克(H. C. Fahnstock),宣布庫克銀行的紐約支行暫停營業,很快在費城的庫克銀行總部也被迫宣布停止營業。于是,美國此時最顯赫的銀行破產了。

這條消息就像炸彈一樣在華爾街炸開了,"一匹脫韁野馬"唿嘯著沖上了華爾街。當消息傳到了交易大廳時,"人群中爆發了一聲驚叫,這聲響似乎要沖垮經紀商所在的整個大樓,"《論壇報》寫道,而在交易所之外,"恐懼似乎抓住了每個人的心。"

第二天,各種謠言傳遍了華爾街,甚至有謠言說"船長"也瀕臨破產。這顯然是無稽之談,因為范德比爾特沒有以保證金的方式買股票,而且他的股票是相對安全的。但是無數與他合作的經紀商和銀行卻被迫停止營業,甚至很多經營良好、利潤豐厚的公司,它們的股價也遭到了重創。9月20日,星期六早晨,西部聯合公司的股票價格從75美元驟跌到了54.5美元。

華爾街的恐懼通過大西洋的海底電纜迅速傳給了歐洲,歐洲市場也應聲崩潰。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證明了華爾街對整個世界的影響力正在與日俱增?!都~約先驅報》認為這種瘋狂和歇斯底里完全可以把各個帝國摧毀。一個經紀商稱這次崩潰為"自從黑死病以來最大的世界性災難"。

星期六上午11點鐘,紐約股票交易所宣布無限期休市,這在其歷史上是第一次。格蘭特總統、財政部長和其他政府高級官員一起從華盛頓來到紐約,與紐約金融巨頭一起商討解決的辦法。范德比爾特告訴他們這次崩潰的原因在于鐵路的過度擴張,而這種擴張的資金大部分來自于發行聯邦債券,他對媒體說:"用公眾的錢修建一條從一個無名小鎮通向另一個無名小鎮的鐵路,這無異于公然犯罪。"

由于此時還沒有中央銀行,聯邦政府的宏觀調控能力受到很大地限制,它決定從星期一開始,在公開市場上買入聯邦債券,以此向金融市場注入新的資金。股票交易所禁止其會員在交易所之外交易股票,但大部分會員對于這項禁令不予理睬,繼續進行場外交易。隨著崩潰的恐慌消退,股票交易所宣布它將于9月30日(星期二)重新開市,股票市場終于慢慢恢復了元氣。但是,這次大崩潰給整個經濟帶來了沉重的打擊,南北戰爭后的繁榮景象完全消失了。六年之后,這次衰退才最終結束,美國經濟才逐步恢復過來。到那個時候,華爾街將大大地成熟了。

同一時代的西方和東方

在這個時代……

1866年 大西洋海底電纜開始運行。同年,J·P·摩根因牽頭簽訂了"海盜協議"而在華爾街聲名鵲起。

1868年 格蘭特當選為美國總統。

1870年 華爾街發生古爾德黃金投機案。

1873年 由股市崩潰為導火索,美國開始了長達6年的經濟蕭條期。

也在這個時代……

1870年 清政府設立北洋通商大臣一職。

1871年 俄軍攻占伊犁。中日議定修好條規和通商章程。

1872年 第一批清朝留學生赴美。

1872年 清政府設立輪船招商局。

華爾街的歷史舞臺上,先后登場了無數形形色色的人物,各自演繹了多姿多彩的人生。他們中有的人開創了華爾街的新時代,喚回了華爾街久已缺失的誠信和社會責任感,這些人中的杰出代表是摩根;有的人卻因吝嗇和愛財如命而留名青史,如海蒂·格林,但是,這樣一位徹頭徹尾的守財奴卻在股市的驚濤駭浪中游刃有余,她說: "你需要做的就是低買高賣"……

上一章 返回簡介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加入書簽
国际股票指数